相关内容列表:
小气鬼,你还在想什么

作者(来源):[暂无]    发布时间:2001-02-07

张玲

每个男孩子长大后都有可能变成一个男子汉,所以他不介意,他这样对我说——

    16岁的时候,我在离家较远的技校读书,班里有十几个同县的同学,我们常常在一起玩。其实,我是一个怕生的女孩子,但我努力配合着大家的步伐,我慢慢地,小心地和同学相处着,直到可以与大家一块儿嬉戏,这样的日子,真的是好开心。
     有一天下午,老师有事没能来上课,所以安排我们自习。没有人管!我们便玩得疯疯颠颠的了。坐在我后面的M不知怎么,开始玩起我的头发。我的头发虽然很长,但是我从来都是把它们束成马尾巴,简简单单规规矩矩的样子,可是不知哪一点引起了M的兴趣,他拉着我的头发,和别人讲着一件什么事情,丝毫没察觉我已经变了脸色。我被激怒了。
     我转身打他的手,M大叫了一声。真是恶有恶报,我心中有几分得意。但是,我不久便看到他的手背红了,而被我指甲扫过的地方,印出了几道清晰的血痕,我吓了一跳,我怎么可以这么狠,竟然把一个男生弄伤了。
    我立刻转过身去,再也没敢看他,他拉着我头发的手停了下来,他说着的话也没有再说下去。他一定生气了,他的手背一定开始流血了,他一定很疼吧。我的心缩成一团,充满了歉意。
     我好想对他说:"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"但是却怎么也不好意思开口。我在纸上写了一次又一次抱歉的纸条,可是却无论如何也没有勇气递出去。我退缩着,羞惭着,慌乱着,不安着,我不敢承认自己犯的错误,我难受极了。那一堂课是我今生过得最漫长的45分钟,我猜想下课以后,他就会走到别的同乡那儿把受伤的手给他们看,他还会向大家控诉我的凶狠,他们会从此与我疏远。
    下课铃响了,我把头埋在桌上,不敢看周围。这时,却有一只温柔的手,轻轻地推推我,又摇摇我。我抬起头,是M!他笑嘻嘻地对我说:“小气鬼,还在想什么呀。玩排球去不去?大家都等你呢!”他明朗地笑,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样,他主动找我说话,却一字未提受伤的事,也没有一点责怪我的意思,啊,就在那个瞬间,我哭了。我不知道,原来男孩子可以这么大方的呀。
      一个人是不能用自己的心去猜测别人的心的,而一个女孩子更不能用自己的心去猜测一个男孩子的心,因为男孩子和女孩子是不同的,最大的区别是:每一个男孩子长大后都有可能变成一个男子汉,而女孩子却不能,所以她们有时候会像驼鸟一样把头埋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胡思乱想,而他们却可以从从容容大大方方地主动对你说:“小气鬼,你在想什么!”

——摘自《心理辅导》,2001年1期

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893号